白衣沽酒

昨夜星辰回剑履 前年风月满江湖

日志,

      快4月了,马上就要夏天了呢~

      到了7月10号就是在故居服务一周年纪念日。再做一次就满100小时了。奔着早点做完结束的心态,昨天去故居那里呆了一整天。天气实在是舒爽。阳光真和金子一样,亮晃晃的,在后院的大草坪上打出一片亮绿色,白色的小长椅也显得格外的闲适,这才有一点“这里真的很适合散步啊”的感觉。看到老花匠在花坛里捣鼓着一堆黄色的小花,我就和以前一样凑过去问他是什么花,他也依旧说着一口我听不懂的方言,说着我听不懂的名字。我朝他笑了两声,就去办公室换衣服了。几个保安大叔,高高,灵敏君还有仲老师看到我都蛮开心的,大概因为就我这种话多的要死的2货才能帮他们打发打发时间吧,明明外面景色那么好,天气怡人,他们却呆在文物馆、主楼和办公室不肯出来。真亏他们呆得住。

      我把这些话和高高说,他却咬牙切齿和我说要不是因为XXX早就恨不得捏死我了。我站了起来很用力的鄙视了一下他的身高。并且表示根本不知道那位XXX究竟是何许人也。

      昨天在院子里又看到了很多新面孔,他们和我一样穿着绿色的小白菜外套。可是不一样的是他们是第一次来这里服务。这是我第二次碰到新来的志愿者考核了。我默默的在他们后面听他们的讲解并且大致记了下他们犯得错误,转头告诉了高高。虽然是他指使我干这事,可是真有一种打小报告的感觉。太不爽了。因为我以前也是这么被人和监听一样讲解,这感觉真不好。后来我才知道就算我不说站岗的保安也会纠错。他们对讲解词早就倒背如流了。

      还有很多高中生来服务。他们用一种很严肃的表情面对着灵敏君。真的很严肃,就和我高中的时候面对班主任一样。然后灵敏君就十分坦然的安排他们扫院子的地了——用他的话来说他们是劳动,而我是米虫,完全忽略了自己基本坐了一天办公室的事实。当然也不完全是扫地,在扫那些香樟树的落叶同时,还可以挑两片带进办公室。仲老师心灵手巧,也就帮他们把落叶做成了书签。

      以前一直知道有的树是春天落叶的。直到那天才知道原来香樟树就是春天落叶的。所以那天我也终于没有窝在主楼的板凳上,而是在文物馆前低头缩脖子找了十几片看上去不错的落叶去找仲老师,但是最后在她讶异的眼光下只能忍痛挑了最喜欢的两片做了书签。一个平时超级话痨的保安大叔看我在找树叶,然后等我再跑到文物馆的时候,给了我一片超级大的落叶,可惜上面蛀的也超厉害,所以我嫌弃他丑也就不要了。他默默的瞥了我一眼,把他插在某个机器上,我想他肯定在心里默默吐槽我不识货。

      对了,昨天还碰到了两个经常碰到的社会志愿者,一个是大叔儿子都初中了,一个是漂亮的大姐姐。看到他们我很开心,可是感到尴尬的是……他们都叫我夏哈哈!这么2B的名字也就高XX个2货喜欢到处喊。为他感到羞耻。

      下午高高还把他兄弟带来了。一个很瘦,一个很圆。高高个怂货竟然对他兄弟说我又2又好玩,当时真TMD想给他一记破颜拳让他这辈子找不到婆娘给他生孩子,可是总得在人兄弟面前给点面子。然后我再次狠狠的站了起来用力的鄙视了一下他的高度,于是收获了他的三字经。

      之后的三个小时,我充分的感受到了男生的世界有多宽。无论是新来的志愿者男生,还是他们俩,说的都是我听不懂的东西。【好吧,其实外面的两个男生说的阿森纳我还是知道是足球里面的,可是另外两位说的我甚至连什么领域的都猜不出来……】之后高高叫我带着脸圆圆的兄弟去文物馆转一圈。我说好吧,虽然我从来没讲过文物馆,但是好歹也是呆了快1年的人了。我领着他进了文物馆,他很体贴的说不勉强我自己看看就行了。可我想,这怎么行!好歹你是客人,我是领你参观的,一句话不说实在是太侮辱我的职业道德和精神了!于是我挤啊挤,把我知道的仅有的一点故事给挤出来给他听……可是!他却乐呵呵的给我指出了很多错……还不止一点……我当场就有种要钻地洞的感觉。他说,不要紧,90后都不读史嘛。我整个人凌乱了,但转念想想作为一个讲解者,我怎么能因为这么个小插曲就罢手不干转头就走呢?于是我很依旧装作很开心的领着他转了一圈文物馆,到处指指点点和他说一点可有可无的东西。估计是被我追在身后给追的烦了,后来他基本就撸了一遍走了。再带着他踏进小楼的那一刻我内心千万头草泥马终于还是按捺不住开始奔腾了!表示自己无法胜任给这么个博学多才的人讲解之后,他们哈哈哈笑了一会终于放过了我。不得不说面对一个懂得很多的人和面对一群略知皮毛的人们,我还是比较喜欢给后者讲解……

      为了抚慰自己内心受的伤,下午带完讲解,我就摊在主楼前的小长椅上了。晒晒太阳,和身边的妹子聊聊天,吹个小风什么的,实在是惬意的不行,就可惜没买点小点心什么的来吃。身边和我一起聊天的妹子很紧张,说我讲的好,自己讲到最后词都忘了。那一刻恍惚间又想起了第一次碰到的一个大三的学姐。当时我也和她一样紧张,学姐淡定的和我说,慌什么,就说你记得的;实在忘记了,编一个;编不出来,笑一笑说不清楚就好了,他们不会为难你的。我也就这么和她说了。她笑了笑,手里依旧捏着宣传册子看了两眼讲解词。

      其实做了这么久,快1年了,我何止是刚开始的时候紧张?几乎每次去,我都会觉得自己讲不好,觉得这真是折磨,什么时候才是个尽头?但是每次来到了那里,又觉得哪里都充满美好。风景是好的,人是善意的,游客在听完我的讲解后,无论讲的让自己多么地不满意,都会有人笑着表示感谢。每次莫名的紧张时,身边的志愿者们、保安、老师们都会在我紧张碎碎念的时候让我平静,给我鼓励。高高每次喊着没钱,但是到了中午依旧会说,丫头,走,哥带你去吃好吃的。灵敏君说我废话多,但是依旧一直都会在我穷追猛打问问题的时候给予我答案。保安大叔们说我傻,上了社会准被人骗,但也说我傻人有傻福,爱笑的人运气总不会太差。手机里保存着刚到春天时让仲老师帮我拍的两张照片,虽然里面的我笑得忒丑动作也忒傻逼,但是还是保留着舍不得删。毕竟他是我手机里仅存的关于这里的回忆。也许下一次,也许到夏天,反正总有一天会离开这里。到时候翻翻手机,好歹我大学没白过,来过这个美丽的地方,遇到这些可爱的人。感谢我的傻福气。

评论

© 白衣沽酒 | Powered by LOFTER